公司新闻

2016.7 农庄/中医/远见人

农庄/中医/远见人
袁 健


大家都可能知道我已经有了多年禅修,禅修最重要的就是要入定、觉知,如果可以做到“觉知”,我们了解信息就会非常快,而且还很深刻,觉知中大家到 80 岁还可能回想起今天晚上我在慈舍讲了什么。今天,我有三点想法和大家共同分享。

一、中国乡村的出路


 


        我做过一次讲座叫“百年乡建”。其实在“五四运动”之前,中国就一直在搞乡村建设,搞了 100 年了到今天还没解决。乡村拥有中国 90%的国土,是中国 90%粮食的原产地,代表真正中国文化 90%的原乡,也是当下中国 60%的人的生存空间,如果中国的乡村建设没有做好,那我们今后 30 年的中国梦就会延长到60 年。这个“乡村问题”从旅游的角度,前些年我们遇到了民宿、美丽乡村等,这些都只是乡村的点状建设;还有观光农业示范园等,最多也只占到乡村土地面积的 10%,到底中国农村 90%的国土路怎么走,或者说中国 90%的农村种养怎么走,就只有一条路——农庄,这就是今天我们远见做庄主孵化器的原因。
 


 

        它不单是乡村旅游载体变革的问题,更是改革中国乡村建设的大思路问题。我们农村的产业化必须要有一套组织方式。100 年前我国的乡村建设就已经迈进“地主所有土地”,就是有地主、长工、传统农业和农耕,其实这就是我们的安全农业、生态农业和自然功法的农业,这一时期也有很多国际乡村建设改革经验和案例进入中国,这些大家可以查很多文献,包括陶行知在写《中华教育改进社改造全国乡村教育宣言》都在做乡村事业,但是连年战祸不断,导致中国乡村一片狼藉,建设更是无从谈起;新中国成立后,用乌托邦思维建立合作社,把乡村优秀的人才都拿走了,凡是家庭成分不好的都受过灾,为掠夺农村建立了条件,实行以农村养城市,中间饿死过很多人;到了 1978 年包产到户,从小岗村开始,简单地把土地还给农民重新开始,老百姓吃饱了,然后把农村的经验推广到城市,又开始了城市部分产业的承包,我们 60 年代的人对这些印象会更加深刻。一直到今天,其实我们欠农村太多了。而当下的农村是什么情况?种地的基本都是 60 年代以前的老人,还有没办法到城市务工的人,因为农村土地的亩产一年最多也就两三千元,而农民到城市当保姆月收入就到了 4000 元,所以农村 80%以上的人都流向了城市,农村土地开始荒芜,智力、劳力、消费甚至文化都流失了,农村就这样开始“烂底”了。以上就是我们现在做农庄的“百年乡建”的考虑,这并不是简单的旅游问题。实际上中国有 13 亿人口,全盘城市化的道路走不通,目前各大城市的发展已经出现瓶颈,比如杭州、宁波等最好不再扩展。中国线上有了数量庞大的的农村淘宝,但这些网店基本又走到无品牌、无后劲的状况,因为乡村的生产组织形态没有解决,没人愿意去做优质的产品产出。所以我们必须把家庭农场放大,要把荒芜的、闲置的土地流转给守在农村的人;要让新的愿意再进入农村的人才到农村去做新的庄园主。我们中国的农村并不都适合做大农场,尤其在中西部的山地丘陵,不像东北有大面积的平原适合机械化耕作,凡是不适合机械工作的农村空间,我们都可以做农庄,大的、小的、原乡的、外乡的等等,这是农村发展的必然趋势,是中国农村经济未来 50 年绕不开的生产组织形态。

 

        农庄孵化是中国“百年乡建”的脊梁,是“百年乡建”所需要的商业组织的种子。有了种子,农村才能像蜜蜂有了蜂王才会有有组织的劳动,农村生产形态才能与市场经济对接,才更贴合自然和生态,如果文化人走进农村,那就更可以在广袤的农村土地上继承和发扬情怀。什么是小镇,小镇就是一定数量农庄的公共服务区域,小镇之外就是农庄,这是二战之后整个欧洲的乡村整理走过的一条路,我在读硕士期间专门学习过德国乡村整理的经验,它是社会组织形态、生产组织形态、乡土生态形态,也是文化的承载形态,无论是腊肉、糍粑还是酒,这些一产通过“接二连三”之后就是“第六产业”,是一个生产供给的平台,所以我们做“庄主孵化”要比大学生的“创业孵化”重要得多,这是富有远见的一个举措,是我们有良知、有情怀、有责任感的努力方向,而不仅仅是一个商业构想。如果中国的乡村拥有数量丰富、形态多样的农庄,我们农村的“农林牧副渔”就会成为中国最大的农业生态供给,也将成为大家最喜欢居住的生活空间,这是必然趋势。从这些角度而言,什么是“农旅文创小镇”?农业和旅游业本身是融合的,农业是养庄稼、养鸡、养鸭,旅游业是养人、养大人、养小人、养健康的人、养生病的人,然后养庄稼、养鸡、养鸭,事实上都是生命产业。从“庄主孵化器”到文创农旅小镇、到安全食品的产出、到中国人 95%国土面积的生存空间,这也是我们远见本着责任和良知,在“百年乡建”里要走的一条路。

 

二、中国文化的出路

        大家知道,中国国学院与远见集团的战略合作已经签订(我有幸被聘为中国国学院董事局的副主席,惭愧啊,工作还未开展),中国国学院在东三环有 5000 ㎡的办公空间,计划启动 10个研究院,包括民乐研究院、汉服研究院、中医研究院、佛法研究院、道教研究院等等,为什么要走这条路?因为中国要有地球人的文化自信。我们现在都讲“中国梦”,要实现“中国梦”必须要有软实力,而软实力必须依托文化自信进行。我们中国文明是数千年来唯一一个没有断档的文明,近代以来走向了两个极端,过度自信和极度不自信,也就是极度悲催或者极度牛掰,事实上我认为中国文化走向两个极端的很重要原因就是我们的正能量——“中庸”,前段时期被打垮了。中央高层也一直想建设好,前期我们孔子学院在国际上推广基本受阻,受到外界强烈的排挤,现在我们走中医的路,大面积推广,很有成效。我们中医是直接从生命科学、宇宙哲学开始的,哲学又代表了我们思维、思辨的前端,这就找对路了。


 


 

        我今天一开始就和大家说,“精神起来”,也是这个道理,其实生命的很多状态是精神层面决定的,你的精神到了,状态就会随之而来,这就是“信、愿、行”。首先你要去相信这个事情,再次你要有这个愿景、愿望,最后开始行动,如果一开始就不信任,后面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中国文化现在要把中国自信的“主心骨”立起来,这是立“信”。仓颉造字很神奇,我们常说汉字有密码,它的密码是一个“图文系统”,而不是简单的“注音系统”;我们再往前推到中国神话,它是超越的,从昆仑山西王母开始的中国神话并不是简单的流传,而存在在人们最原始的记忆中,它以前有“根”,只是我们现在只有它零碎的、模糊的记忆。但是当一个人心很沉静地投入觉知,就能够连接这些信息,并清晰地整理这些信息,这个逻辑就会完整,就会从更加宏观的层面找到中国文化的出路。我们首先要信任我们自身文化的生命和哲学源头,在“天人合一”的过程中,我们身体就是一个宇宙,可以完整构建《西游记》里头的一整套说法,也有五行、阴阳,这些都和中医全部贯通。

        中医将会是中国文化的一个出路,这就和康养、和我们的疗养旅游相联接了。在座的所有远见人都想活 120 岁,但心里如不信,如何能活到 120 岁?你首先就要信你能活得了,就这么简单,因为整个世界需要你心中的“信念存在”去引导。从这个角度延伸出去,就是我们必须要在中国文化现象中建立信仰来克服中国各类问题,比如毒食品、毒奶粉等等,抓毒食品、毒奶粉整治还只是治标不能治本,因为“心”已经中毒了,必须要回到信仰治理除毒上来。“信仰”是中国文化的根,是中国文化的“正信、正念、正觉”,这些都是“因果”。所以我们远见要“发心于远,发愿于见”,把事情看得远了,就不会在意眼前的一点钱了,因为眼前的钱也许是你今后 20 年的枷锁,是你败家的“因”。那么中医、佛法、灵修等和我们今后的文化素养、旅游有什么关联?这里面的文章、命题非常长、非常大,我建议我们所有的人沉心下来去打开自己的思维,要用“空杯”心态去接受新的东西,这一块没有国家边界、没有学科边界,它包罗万象又超越科学。

 

三、远见人的“五尚”

(一)“发心于远、发愿于见”。
        有一首歌叫《再活五百年》,但是我们都知道人生一世活不了这么久,等 500 年过去了,你的基因可能都已经被稀释得不到1%了,这么一想人就想通了,也看开了、看远了,活回自己,干出一两件得意的事儿,而且不能被今天的成功牵着鼻子走,这就叫“发心于远”。而愿力是最大的能量,“见”是实践、见行,不要光说不练,不能做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我们今天旅游学院大学里的教育为什么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培养出了许多空芯奶粉喂大的人才,是因为我们很多的老师都只说不练。那就让我们身在一线的远见人风风火火闯九州,来推动中国旅游进步三十年。

(二)少吃少用,多游多定。
        少吃 。在座各位没有一个干体力活的,其实每天少吃点、吃一半就够了。别做浪费粮食的机器,而且吃多还对身体不好,需要我们又把食物分解代谢出去。但是我们这一代人、上一代人又是饿着长大的,父母都是给你讲先吃饱饭后干活,这就从小在你脑子里形成固定格式的APP,不吃饱就心慌。我已经做了 5 年的辟谷,7、8 天不吃饭人越来越轻松,脸都变得更白,筋骨也都变得舒柔,所以谁偶尔吃不上饭我也不劝,这是爱护。 少用。大家都知道住房大了损阳气,用的东西太好了损福报,更重要的是还浪费资源,所以大家的房子可以小一点、用的东西可以简约化。
        我听说,如果地球只有 1 亿人,地球文化就是拥抱模式,谁见了谁都喜欢;而如果地球有 70 亿人,那就是竞争模式,谁见了谁都想把对方踢出自己的资源地盘,所以少吃点、少用点就是利他心。 多游。很好理解,不说了。现在很多都讲私募旅行,就是我想出去玩,不用自己花钱,能自己向朋友圈募集资金,这说明你人品不错。远见人的职业令人羡慕,我们年年在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多定。今天我感觉大家都定下来了、心很沉、有点慈悲喜舍的味道。心不慌,不要在意现在几点了,心定了就不会受到外物的影响。静之音有定、净、静,听上去不好区分,我听说的“定”是“戒定慧”的“定”,有“定”才能生“慧”,用“定”来治浮躁。很多人的生命消耗特别快,就是因为他收不住精气神,定不下来,生命的光华自然很快就衰竭了。我建议大家不管是坐、躺、行,心都要定,不一定是打坐,打坐只是身体形态,主要还是希望你心能守得牢、定得下,净如婴儿。

(三)走先生的路。
        我们远见不是行业的同行,要做行业的助力者、觉者,所以我们必须“走先生的路”,做行业的“医生”和“导师”:我们要对这个行业有引领作用,这就是导师;这个行业“病”得不轻,我们要悬壶济世,这就是医生。我们的主要目的还是帮着大家一起做好旅游,推动中国旅游强国。做医生、做先生,你会获得什么呢?就是不管是好人坏人都敬重你、需要你,这就是人生最大的意义。
身上不用装钱,到哪儿都有人愿为你花钱,这就是人本身的价值,这是最好的收获。

(四)赚中上等的钱。
        什么是赚“赚中上等的钱”?就是不要赚穷人的钱,赚穷地方的钱,而要赚中产阶级的钱、富人的钱、富有区域省份的钱,不要像今天的医院,不打钱就不给治病,我们很多穷人都死在医院外了。我们以后做旅游,经济落后的地方我们可以免费做一些设计、规划甚至投资项目。穷人的钱我们不收、少收,我们有技术、有能力,更有慈悲心,能帮得到的我们就去帮,真心的帮,帮得了多少算多少,这就是“慈悲喜舍”,这就叫“赚中上等的钱”。

(五)过“身、心、灵”归一的生活。
        我们不管是能活千年的乌龟,还是只能活 3 个月的知了,都是时间长河之中的一段风尘,都会结束。我上次讲过一段我年初的笔记写到:“世界是幻相的堆叠,幻相是心念的编织,千年如一瞬”,我也正在思考“时间的长乘以宽等于什么?”。我们人在这里,心可能已经跑到别处去了,这就是神不守舍;我们的五脏都对应五个“神”,“神”出窍了,我们的五脏就不安生或者生病了,我们要怎么把“神”守回来,就是要“身心灵”归一,如此身体状况也会特别好。钱是你的工具,自己能用多少?吃多了、用多了都是毛病。我们要把工作当修行,要把赚钱当修行,因为赚钱以后你就更有能力多帮助别人,这也是赚钱的一个动力机制。我们的大脚旅行网也许做了几年之后赚钱了,而且很赚钱,但我们用得掉么?我从来没想过它是我一个人的,它一直是大家的,“煮一锅汤”大家一起喝。今天的远见也是一样,7 月 1 日我在企业家群里说,前半年结束了,后半年开始了。我们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就是由“雇佣模式”变更为“合伙人机制”,有了这个观念之后要不断践行。我们做一百个农庄也是一样的,我们不是做工业化的农庄,只有一百个农庄都各具特色,才能够变成乡土农村的生态系统。但我们不做行业的同行,要放弃“土豪模式”,而是做行业的觉者,这就是“身、心、灵”归一。

谢谢大家!

录音整理:崔文文
校勘订正:宋惠元、王业盛
2016 年 7 月 26 日

Copyright © 2016-2018 dajiao.me 大脚行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5015271号-2